2010年1月12日,位在中南美洲的海地,發生了強震,透過電視媒體的報導,震驚了大家,而1月19日,我們醫療人員60多位同行,經由舊金山轉機至邁阿密再到多明尼加,驅車進入海地,飛越了大半地球,期許自己的小小力量,能夠為當地人們帶來些許的幫助。
雖然返國已大半月了,但回想起在海地工作的那些日子,仍然覺得不真實,如同粉碎性骨折般的房子,一個個慘不忍睹的傷口,在海地的OECC裡,我們架起了俱備有內、外、婦、兒、牙科門診,並且利用辦公室的空間來建立開刀房,以及簡易的患者留觀區及病房區。

Haiti~太子港  

街上滿是倒塌的建築

Haiti~太子港  

OECC的看診區

 

來看診的患者大多以外傷為主,除了肢體受傷需要接受截肢手術之外,他們最大的問題在於傷口的護理與照顧。在我們處理的傷口裡,除了把已經無血液供應的肢體切除外,有更多的傷者是需要做傷口清瘡術的,我主要負責外科門診的部份, 協助來自LA的Dr. Scott及台中榮總的麻醉科醫師、彰基的葉醫師看診與處理患者的傷口。其實,傷口處理並不困難,難的是該如何保持他們的傷口不再感染?他們如何有能力讓自己的身體與受傷的地方一天天強壯起來?許多次打開傷口,看到蛆在腐肉間爬竄,病人在上了短暫的麻藥後,我們將帶有小碎石、沙子且壞死的腐肉剪掉,包紮,給藥。在這些重複的工作裡,不禁讓我去思索,我們這樣做,夠嗎?儘管是一天約有400人次的總病人量,但是,我只有一雙手,處理過一個又一個,但是他們回家後呢?一樣是在難民營的帳篷裡,週邊仍滿是蚊蠅呀!而我們離開後呢?他們是否會再去尋求醫療資源呢?心中擔憂著我們能做的不夠之不安感,一直存在這次的海地服務裡。

hiti  

當地醫院的工作

 

在工作的第三天,在後送一位高齡老伯伯到當地的國家大學醫院(Hospital Universié d’Etat d’haiti),意外的發現該院的晚上需要醫護支援。在地震之後,太子港的醫院由各國政府與援助組織援助,在醫院內搭起許多如房子一般的帳蓬,用來當做病房、開刀房、產房。各國支援各單位,例如:小兒科與檢驗的工作是由瑞士支援,內科病房則由西班牙負責,而急診的部份由美國志工來幫忙。但是日間的醫師,到了下午五點,則紛紛下班,之後的時間裡病房只剩下海地護士巡察那放眼看不盡的患者,而急診的部份則由美國的EMT來留守。也因為如此,會裡在往後的三個晚上,安排出夜班人力支援急診的部份。而我在最後一天的晚上,便在該院上了12小時的夜班,處理了幾個急診患者,當然也送走了幾個往生者。
其實,這次任務給我的想法,除了在急難救助的專業需再加強之外,還有與各國人士配合的能力,例如在病房區裡,Dr. O希望我們能幫助check order,給藥與換藥,但由於order sheet 交雜著英文、法文,再加上與當地人的語言不通,所以在當下很難立刻進入狀況來處理患者。此外,就是雙手萬能的身體評估技術,是萬萬不能忘的,這讓平時習慣心電圖、儀器數字、檢驗值的我,在照顧病人時有很不安的感覺。
由於交通上的耗時,實際上醫療服務只有短短7天,在收拾行囊準備回到多明尼加的車上,我回頭望了望宛如廢城的太子港,醫療人員像過客般的要離開了,而當地人民,還是過著一樣的生活,我只有低頭為他們祈禱,期盼他們能在災難快點站起來,人民的傷害能減到最低。我能為他們而做的不多,他們所帶給我的收穫無法用言語形容,此行,我深深的感到生命的脆弱及自己的渺小,但是帶著滿滿的回憶與友情回到生活富足的台灣。

hiti 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阿蔓達@543 的頭像
阿蔓達@543

阿蔓達@543

阿蔓達@54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